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赴俄留学指南—达吉亚娜--行走在他乡

偶尔回忆起异国他乡,美好的画面一幅一幅~!

 
 
 

日志

 
 

保护贝加尔湖的伟大作家——拉斯普京  

2011-11-12 23:00:19|  分类: 媒体广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拉斯普京:执着的精神守望者 来源:世界文化2010年12月号

关键字:拉斯普京,执着,精神,守望者

瓦连京.格里高利耶维奇.拉斯普京,是当代俄罗斯著名作家,1937年出生于伊尔库茨克州乌斯特-乌达村一个农民家庭,1959年毕业于伊尔库茨克大学历史语文系,后来在几家地方报社工作。因创作中篇小说《为玛丽娅借钱》(1967)而一举成名,此后又创作了中篇小说《最后的期限》《活着,可要记住》《告别马焦拉》等。上世纪80年代发表政论性中篇小说《火灾》,继续描写农村生活以及人的道德精神面貌所发生的重大变化;此外,拉斯普京还创作了一些特写和中、短篇小说探讨社会道德问题以及人与大自然的关系等问题;20世纪90年代初,作家陆续发表一系列反映现代社会出现的迫切问题如生态环境问题、道德问题、文学问题等的随笔、特写及政论性作品。拉斯普京的作品多以故乡西伯利亚农村为背景,着重描写农村普通人的日常生活,作品散发着浓郁的乡土气息,具有鲜明的地域色彩,被认为是苏联文学中农村小说的重要代表作家之一。以拉斯普京等人为代表的农村小说派作家认为,农村是俄罗斯文明的发源地,这里保存着较多的原始古朴的文化和传统道德,只有研究俄罗斯的农村,才能真正了解俄罗斯的历史,才能更好地继承和发扬本民族的优良文化传统。

20世纪60—70年代随着苏联科技革命的兴起,苏联社会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社会的急剧变化对于人们的生活以及心灵产生了深刻的影响,现代物质文明造成了人的异化:人情冷漠、道德水平下降、人异化为物的奴隶、不明白自我生存的目的、迷失了本真的自我,一味追逐物质利益,丧失了自身的价值,逐渐变成无意义的存在。传统意义上接近自然、接近土地的田园牧歌式的农村日渐消亡,与之紧密相连的传统美德随之丧失殆尽,拉斯普京心目中所推崇的自然家园也不复存在。具有严肃的使命感和深刻忧患意识的拉斯普京为此忧心忡忡,对于故土依依不舍的情怀以及淡淡的忧伤贯穿于拉斯普京的整个创作。他曾经这样写道:“农村自古以来就是民族的根系,是滋养国家这棵大树的根系……坐在树枝上的人不应去砍斫自己的东西,否则他就会同掉下来的树枝一起摔断自己的脊梁骨。树根枯萎,整个树就会死去……旧农村被那种能摧毁一切的技术文明踩在脚下,俄罗斯又没有培育出新的农村。农村题材文学为旧农村唱的哀歌,如同在亲生母亲墓前唱的哀歌。”拉斯普京认为,农村是俄罗斯文明的发源地,这里保存着较多的原始古朴的文化和传统道德,“我们的传统、共同生活的法则,还有我们的根,都源自于农村。没有农村的俄罗斯就不成其为俄罗斯了,没有农村的俄罗斯将会成为孤儿。城市不过是生活的表象,农村才是生活的深层,才是根。”

《最后的期限》《告别马焦拉》等作品集中体现了作家对于人类与其生存的自然环境的关系、新旧文明交替条件下人际关系冷漠、社会进步与人的精神道德的相互关系、生命的意义以及死亡与永生的关系等问题的严肃思考,表达了作家对于人类精神道德堕落的忧虑和批判以及对于传统文化价值观念的固守和弘扬。《最后的期限》描述一位名叫安娜的农村老太太临终前的心境及其子女们的不同表现,揭示了老太太善良、豁达、包容等美好的心灵特质,反衬出其子女们的忘恩负义和对于故土的淡漠。《告别马焦拉》的背景是国家为修建一座大型水电站决定放水淹没马焦拉岛,故事情节围绕小岛即将沉没、居民被迫搬迁所引起的一系列冲突和矛盾而展开,体现出老少两代人对待故土马焦拉的不同感情。拉斯普京笔下的主人公大多生活在古朴的农村,并且多为老年妇女形象,作家赋予她们丰富的传统美德:恬淡、谦卑、善良、质朴、待人宽厚、富于同情心、乐于奉献、不求索取、感恩知足、热爱生活,具有强烈的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意识到自己与周围的世界是一体的。她们与大自然和土地之间保持着天然不可分割的联系,时时刻刻都在与大自然进行着精神上的沟通与交流,大自然对于她们的精神完善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母亲安娜在病重之际,经常想到太阳、大地、青草,想到小鸟、树木、雨和雪——想到和人类一道生存着的那一切,它们赋予人类以喜悦,向人类提供了援助和慰藉,并为他们准备好了最后的归宿。她以感恩的心情想到大地母亲,她并不害怕死亡,对待生死坦然、达观,对于她来说死亡就意味着投进大地母亲的怀抱;她非常敬重死神,认为她可以替自己解除痛苦和耻辱。“大自然对我们的影响比我们所猜想的要大。人居住在未经破坏的大自然中,会愈来愈纯洁”。

在《告别马焦拉》中,作者描写了以达丽娅为代表的老一辈人纯洁的精神生活,更进一层地揭示出故乡土地对于人的精神成长具有重要意义。面对即将消失的故土马焦拉岛,以达丽娅为代表的老一辈人感到忧伤和无奈,在他们的心目中,马焦拉岛就是他们的生命之源,他们在马焦拉岛上洒下了辛勤的汗水,与马焦拉岛结下了深厚的感情,他们无法想象这片土地上的一切将会荡然无存。达丽娅认为,人生活在世上的使命就是传承人类历史,守护好生存的家园,自己有责任守护好祖先留下来的这片土地。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作品中的“老屋”意象。对于达丽娅和其他老人来讲,他们即将与之告别的老屋与土地具有同等重要的分量,老屋不仅仅是一种单纯存放东西的地方,它更是一种具有深刻意义的象征性意象,是祖先生命的一部分,人类的生命就是在这种物质和精神的代代相传中得以永恒。因此,对于老屋,即便是明天就要烧毁,今天达丽娅也要精心地予以粉刷装饰,仿佛是把一个神圣的东西留了下来。与达丽娅等老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年轻一代。他们无视老一代人的告诫,一味追逐现代文明,向往沸腾的现代城市生活,逐渐疏远乃至淡忘了与故土的感情,忘记了自己生存的根基。当大水即将淹没马焦拉时,他们不但不为此感到惋惜,反而以一种幸灾乐祸的心情看待眼前发生的一切,被老人们鄙夷地称作“秕糠”。作家以此向我们昭示:不热爱自己脚下的土地的人,就像无根的浮萍一样只能到处飘摇,无所寄托。物质的满足并没有给人们带来精神上的快乐,相反,人类却不得不为此付出极大的代价:缺乏安全感、归属感、认同感,失去了人生存在的支柱——理想和信念,人生变成了终日忙碌的无意义的存在,随之产生种种社会弊端,造成严重的生态危机,直接危及人们的生存和发展。这正是现代人常见的异化的典型症状。作家孜孜以求地在探索人类精神的回归之路,把故乡土地和大自然作为人类理想的物质和精神家园,而母亲安娜以及达丽娅老人等的形象与故乡土地、传统美德以及历史传统紧密结合在一起,她们作为养育人类的母亲,共同赋予了人类以生命,并以博大的胸怀哺育我们,用传统美德熏陶我们,使人类的历史得以代代相传。

拉斯普京是一位社会参与型作家,他以积极介入的姿态面对时代重大社会问题,是前苏联最高苏维埃代表,俄罗斯总统会议顾问成员,并且在其故乡伊尔库茨克担任许多社会工作。近年来,他一直为维护俄语的纯洁性而不遗余力;同时,致力于生态环保事业的建设,是保护西伯利亚的名珠——贝加尔湖的最突出的作家之一,是西伯利亚地区环保主义者们的精神领袖。2007年3月,适逢拉斯普京70岁寿辰,俄总统签署命令,向拉斯普京颁发“对祖国的贡献”三级勋章,以表彰他长期以来勤恳不懈的文学创作活动及其为俄罗斯文学事业的发展所作出的突出贡献。

 

 

  评论这张
 
阅读(5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