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赴俄留学指南—达吉亚娜--行走在他乡

偶尔回忆起异国他乡,美好的画面一幅一幅~!

 
 
 

日志

 
 

安卡拉河的讲述者——拉斯普京  

2011-11-12 23:30:39|  分类: 转发博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路雪莹

  俄罗斯近10年来所发生的巨变究竟在人们心中引起了怎样的震动,
留下了怎样的创伤,这个民族是在怎样的心境中经历和承受着这前途
未卜的历史过渡时期呢?作家拉斯普京在其近年的一系列小说中向我
们展示了了一幅如果不是绝望,也是相当阴暗的图景。

  拉斯普京在苏联时期是一位名重一时的作家,当时最高的文学奖——
国家奖的获得者,典型的现实主义传人。他精心建构故事,对生活细
节、事件进展以及人物心理、性格的处理、都严格遵照逻辑、典型、
真实的原则、手法之娴熟,几乎到达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拉斯普京的创作高峰是在相对平稳的70-80年代,他迄今为止最
好的作品都创作于这一时期。比起前辈作家大为幸运的是,在经历了
50年代中后期以来人道主义思潮的冲击之后,文学终于获得了一个相
对自由平稳的空间,使拉斯普京的文学才华得到正常而非畸形的成长,
他能够自由而充分地表达是他所真正关切的主题。

  拉斯普京出生在偏远的西伯利亚地区,安卡拉河边,这条河是他
生命之源,也是他全部创作激情的源泉。他所有的小说都植根于这块
土地,都是描写在这块土地上生活的人们。在拉斯普京的笔下,这里
是涵养俄罗斯文化,精神根系和血脉的地方,由于它偏远,远离喧嚣
和诱惑,所以民族精神中古老的传统得到了完好的保留,人们在辛勤
的劳作中,在与大自然亲密和谐的交流中理解了生命的本质,学习爱,
遵从着古老的道德准则。尽管70-80年代的苏联根本不存在西欧派和
斯拉夫派,更没有今天的改革派和保守派之分,但是拉斯普京笔下的
主人公无不具有极其温和、忍耐、谦恭和自我牺牲的特质。也许当时
的拉斯普京并没有明确意识到,这种植根于传统生活方式的传统人格,
其内核与东正教的精神是一脉相承的。《活着,可要记住》的女主人
公娜斯塔霞就是这一系列形象中最典型的代表。她的丈夫当了逃兵,
回到家乡悄悄藏匿,要妻子为他提供生活必需品,作为妻子的本分和
公民的义务之间产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娜斯塔霞承受着心灵的重压,
最后投河身亡。当然,除了传统的因素,这一形象还兼具苏维埃人所
特有或那个时代所极力弘扬的道德纯洁感以及强烈的公民责任感。

  但是,拉斯普京已经敏锐地嗅出了时代变化的气息。即使在远离
文化中心的安卡拉河畔,也日益显露出某些令人不安的迹象,朴素、
自然、单纯的生活方式受到了腐蚀和侵扰,人们开始离开乡村,到远
远近近、大大小小的城市讨生活,变得越来越忙碌,越来越焦虑,越
来越冷漠,越来越重物质而轻精神,生活的节律被打乱了,人迷失了。
尤其使拉斯普京不能释怀的是,在安卡拉河上修起了大型的水电站,
为此淹没了大片的岛屿和土地,在拉斯普京看来,这无异于自断命脉。
被淹没的,不仅是世世代代赖以生息繁衍的土地,更是传统的根基,
是对于民族历史与精神价值的珍贵情感。他的著名的中篇小说《告别
马焦拉》就是描写的这一段断肠史。似乎那就是一切毁灭的开始,从
此以后这里的人们失去了家园和心灵的安息之所。小说《农舍》描写
了一位农妇为建立新的家园所付出的难以想像的艰辛,以及这种重新
生活的希望在日渐恶化的自然社会环境中的彻底覆灭。

  90年代,拉斯普京的主人公遭遇了第二次灭顶之灾,这一次,灾
难发生在社会生活的一切领域:信仰被彻底摧毁,经济崩溃,社会瘫
痪,生存成了问题,黑社会横行,社会道德败坏到极点。人们在绝望
和无所事事中酗酒,乡村凋敝,为水库淹没区人们新建的定居点畸形,
丑陋,处处别扭,人在其中找不到归属感。环境恶化,安卡拉河也失
去了昔日的美丽。他的主人公大都步入垂暮之年,贫困,孤独。拉斯
普京的小说描绘的就是这样的社会现实。例如《出乎所料》的主人公
谢尼亚是一位上了年纪的农民,一次他乘船从城里返回家乡的时候,
收留了一个行乞的小女孩,把她带回乡下,和老伴一起亲切照料她,
渐渐唤醒了小女孩纯真的天性。然而不久来了两个陌生人,强行把女
孩带走了。原来这个无家可归的女孩一直在黑社会的控制之下,老夫
妇俩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女孩重新落入魔掌。《下葬》写的是一位老妇
人无钱按照正常手续为故去的老母下葬,只好以不合法的方式悄悄掩
埋。《在医院里》通过一位退休的林业干部住院期间的所思所见,表
达了对现实的强烈不满和深深忧虑。这篇小说以一首具有浓厚宗教色
彩的歌曲结尾,“用以帮助沉沦中的俄罗斯灵魂。”

  拉斯普京近年的一系列短篇小说所描写的阴暗的生活图景和人物
的绝望境遇甚至接近陀斯妥耶夫斯基。这些“被侮辱与被损害的”人
物,只是靠着彼此之间的相互扶助,相濡以沫,才可能在绝境中寻觅
出一丝生机。在此,拉斯普京展示了俄罗斯心灵的另外一面:深沉的
苦难意识。不过,关于传统生活方式的记忆在他的作品中仍然不绝如
缕(《女人间的谈话》),为严峻的现实投来一抹温暖的亮色。

  可以说,拉斯普京是10年来俄罗斯最贫苦,受到伤害最多的那部
分人的代言人,因此他的小说中充满了对“改革者”,对生活的新主
人的愤怒和指责,也就难怪他被视为“保守派”作家。但他仍受到读
者的欢迎和评论界的重视,1996年曾因小说《下葬》获得“莫斯科-
彭内”国际文学奖。

  作为一位不折不扣的现实主义作家,拉斯普京始终紧随时代。虽
然他的艺术观偏于传统,但深切人文关怀和价值探索的努力使他的作
品厚重而激动人心,因为他所思考和表达的,同样是一种关乎人类未
来的深层问题。在其艺术创作的黄金时代,他勾画了自己的理想人格,
并已经开始为难以为继的传统和日渐沦落的家园向世界无望的呼吁,
然而这世界忽然像脱缰的野马一样狂奔起来,在翻天覆地的动荡和茫
然无绪的纠纷中,拉斯普京的净土彻底地失落了,那些在他看来最具
人格魅力的本分朴实的乡民成了最大的受害者。作家愤懑郁结的心情
可想而知。因此,拉斯普京晚近的作品有了更尖锐的批判锋芒。

  不过,拉斯普京作品最深刻之处还在于对人类价值取向的独立思
考。也许,作为一位传统的维护者,他过于珍视人的自然的生活状态,
任何触动大自然的动作都使他痛心,对追求物质的倾向的警惕和批评
也显得过于严厉了些。拉斯普京和他的主人公们对这个飞速变化的时
代显得格格不入,他们似乎在一起老去。但是,他们也是我们这个躁
动和狂热追逐的时代的一副清凉剂,他们顽强固守的,说不定正是人
类最质朴,同时也是最根本和永恒的东西:那种对大地深切的眷恋,
那种与自然息息相通的生命形态,那种植根于农业社会的坚忍,克己
和仁爱的道德准则,那些对于昨天的记忆。今天的人,似乎走得很快,
很远,然而生命意义的问题并不因此消失,它只是被暂时淡忘了。有
一天人们会发现,无论怎样追逐,在世界的尽头仍然存在着无限的困
惑,那时说不定他们会选择一种更谦逊,更简单的生活方式,以便灵
魂得到哪怕是暂时的安歇。也许这就是拉斯普京存在的意义。俄罗斯
近10年来所发生的巨变究竟在人们心中引起了怎样的震动,留下了怎
样的创伤,这个民族是在怎样的心境中经历和承受着这前途未卜的历
史过渡时期呢?作家拉斯普京在其近年的一系列小说中向我们展示了
了一幅如果不是绝望,也是相当阴暗的图景。

  拉斯普京在苏联时期是一位名重一时的作家,当时最高的文学奖——
—国家奖的获得者,典型的现实主义传人。他精心建构故事,对生活
细节、事件进展以及人物心理、性格的处理、都严格遵照逻辑、典型、
真实的原则、手法之娴熟,几乎到达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拉斯普京的创作高峰是在相对平稳的70-80年代,他迄今为止最
好的作品都创作于这一时期。比起前辈作家大为幸运的是,在经历了
50年代中后期以来人道主义思潮的冲击之后,文学终于获得了一个相
对自由平稳的空间,使拉斯普京的文学才华得到正常而非畸形的成长,
他能够自由而充分地表达是他所真正关切的主题。

  拉斯普京出生在偏远的西伯利亚地区,安卡拉河边,这条河是他
生命之源,也是他全部创作激情的源泉。他所有的小说都植根于这块
土地,都是描写在这块土地上生活的人们。在拉斯普京的笔下,这里
是涵养俄罗斯文化,精神根系和血脉的地方,由于它偏远,远离喧嚣
和诱惑,所以民族精神中古老的传统得到了完好的保留,人们在辛勤
的劳作中,在与大自然亲密和谐的交流中理解了生命的本质,学习爱,
遵从着古老的道德准则。尽管70-80年代的苏联根本不存在西欧派和
斯拉夫派,更没有今天的改革派和保守派之分,但是拉斯普京笔下的
主人公无不具有极其温和、忍耐、谦恭和自我牺牲的特质。也许当时
的拉斯普京并没有明确意识到,这种植根于传统生活方式的传统人格,
其内核与东正教的精神是一脉相承的。《活着,可要记住》的女主人
公娜斯塔霞就是这一系列形象中最典型的代表。她的丈夫当了逃兵,
回到家乡悄悄藏匿,要妻子为他提供生活必需品,作为妻子的本分和
公民的义务之间产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娜斯塔霞承受着心灵的重压,
最后投河身亡。当然,除了传统的因素,这一形象还兼具苏维埃人所
特有或那个时代所极力弘扬的道德纯洁感以及强烈的公民责任感。

  但是,拉斯普京已经敏锐地嗅出了时代变化的气息。即使在远离
文化中心的安卡拉河畔,也日益显露出某些令人不安的迹象,朴素、
自然、单纯的生活方式受到了腐蚀和侵扰,人们开始离开乡村,到远
远近近、大大小小的城市讨生活,变得越来越忙碌,越来越焦虑,越
来越冷漠,越来越重物质而轻精神,生活的节律被打乱了,人迷失了。
尤其使拉斯普京不能释怀的是,在安卡拉河上修起了大型的水电站,
为此淹没了大片的岛屿和土地,在拉斯普京看来,这无异于自断命脉。
被淹没的,不仅是世世代代赖以生息繁衍的土地,更是传统的根基,
是对于民族历史与精神价值的珍贵情感。他的著名的中篇小说《告别
马焦拉》就是描写的这一段断肠史。似乎那就是一切毁灭的开始,从
此以后这里的人们失去了家园和心灵的安息之所。小说《农舍》描写
了一位农妇为建立新的家园所付出的难以想像的艰辛,以及这种重新
生活的希望在日渐恶化的自然社会环境中的彻底覆灭。

  90年代,拉斯普京的主人公遭遇了第二次灭顶之灾,这一次,灾
难发生在社会生活的一切领域:信仰被彻底摧毁,经济崩溃,社会瘫
痪,生存成了问题,黑社会横行,社会道德败坏到极点。人们在绝望
和无所事事中酗酒,乡村凋敝,为水库淹没区人们新建的定居点畸形,
丑陋,处处别扭,人在其中找不到归属感。环境恶化,安卡拉河也失
去了昔日的美丽。他的主人公大都步入垂暮之年,贫困,孤独。拉斯
普京的小说描绘的就是这样的社会现实。例如《出乎所料》的主人公
谢尼亚是一位上了年纪的农民,一次他乘船从城里返回家乡的时候,
收留了一个行乞的小女孩,把她带回乡下,和老伴一起亲切照料她,
渐渐唤醒了小女孩纯真的天性。然而不久来了两个陌生人,强行把女
孩带走了。原来这个无家可归的女孩一直在黑社会的控制之下,老夫
妇俩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女孩重新落入魔掌。《下葬》写的是一位老妇
人无钱按照正常手续为故去的老母下葬,只好以不合法的方式悄悄掩
埋。《在医院里》通过一位退休的林业干部住院期间的所思所见,表
达了对现实的强烈不满和深深忧虑。这篇小说以一首具有浓厚宗教色
彩的歌曲结尾,“用以帮助沉沦中的俄罗斯灵魂。”

  拉斯普京近年的一系列短篇小说所描写的阴暗的生活图景和人物
的绝望境遇甚至接近陀斯妥耶夫斯基。这些“被侮辱与被损害的”人
物,只是靠着彼此之间的相互扶助,相濡以沫,才可能在绝境中寻觅
出一丝生机。在此,拉斯普京展示了俄罗斯心灵的另外一面:深沉的
苦难意识。不过,关于传统生活方式的记忆在他的作品中仍然不绝如
缕(《女人间的谈话》),为严峻的现实投来一抹温暖的亮色。

  可以说,拉斯普京是10年来俄罗斯最贫苦,受到伤害最多的那部
分人的代言人,因此他的小说中充满了对“改革者”,对生活的新主
人的愤怒和指责,也就难怪他被视为“保守派”作家。但他仍受到读
者的欢迎和评论界的重视,1996年曾因小说《下葬》获得“莫斯科-
彭内”国际文学奖。

  作为一位不折不扣的现实主义作家,拉斯普京始终紧随时代。虽
然他的艺术观偏于传统,但深切人文关怀和价值探索的努力使他的作
品厚重而激动人心,因为他所思考和表达的,同样是一种关乎人类未
来的深层问题。在其艺术创作的黄金时代,他勾画了自己的理想人格,
并已经开始为难以为继的传统和日渐沦落的家园向世界无望的呼吁,
然而这世界忽然像脱缰的野马一样狂奔起来,在翻天覆地的动荡和茫
然无绪的纠纷中,拉斯普京的净土彻底地失落了,那些在他看来最具
人格魅力的本分朴实的乡民成了最大的受害者。作家愤懑郁结的心情
可想而知。因此,拉斯普京晚近的作品有了更尖锐的批判锋芒。

  不过,拉斯普京作品最深刻之处还在于对人类价值取向的独立思
考。也许,作为一位传统的维护者,他过于珍视人的自然的生活状态,
任何触动大自然的动作都使他痛心,对追求物质的倾向的警惕和批评
也显得过于严厉了些。拉斯普京和他的主人公们对这个飞速变化的时
代显得格格不入,他们似乎在一起老去。但是,他们也是我们这个躁
动和狂热追逐的时代的一副清凉剂,他们顽强固守的,说不定正是人
类最质朴,同时也是最根本和永恒的东西:那种对大地深切的眷恋,
那种与自然息息相通的生命形态,那种植根于农业社会的坚忍,克己
和仁爱的道德准则,那些对于昨天的记忆。今天的人,似乎走得很快,
很远,然而生命意义的问题并不因此消失,它只是被暂时淡忘了。有
一天人们会发现,无论怎样追逐,在世界的尽头仍然存在着无限的困
惑,那时说不定他们会选择一种更谦逊,更简单的生活方式,以便灵
魂得到哪怕是暂时的安歇。也许这就是拉斯普京存在的意义。

 

  评论这张
 
阅读(4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