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赴俄留学指南—达吉亚娜--行走在他乡

偶尔回忆起异国他乡,美好的画面一幅一幅~!

 
 
 

日志

 
 

作家拉斯普京与贝加尔湖保护  

2011-11-12 23:37:36|  分类: 转发博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07月15日 16:49 新浪科技

 

  有一批思想敏锐的作家也投入了保护贝加尔湖的行列,其中最突出的是著名作家拉斯普京。早在60年代初联名支持肖洛霍夫保护贝加尔湖的活动中,他就是一个积极分子。他出生在西伯利亚一个邻近贝加尔湖的地方,对贝加尔湖有着天然的联系和感情。当报社拒绝刊登他控诉冷酷无情的工业给农民和环境带来严重危害的文章时,他便放弃了新闻工作,改用小说的形式来纵情地歌颂热爱自然和鞭笞破坏自然的思想。特别是他那直言不讳的批评,简直成了某些人的眼中钉和肉中刺,必欲诛之而后快。1980年的冬天,他遭到了惨无人道的暗算,被五个人用凶器打得死去活来。当人们在他的伊尔库次克公寓的外面发现他的时候,还以为他已经死了。结果他活过来了,眼睛几乎失明了一年,脸部经过多次的整容手术。但他仍然是一个大胆直言而又没有离开苏联的硬汉子,因此他成为苏联最有声望的作家之一。

  美国著名的科普作家马西森在《纽约评论》上发表了一篇贝加尔湖访问记,记述了他和拉斯普京的会见。拉斯普京在说到保护贝加尔湖的时候,总有一种“做得太少,为时太晚”的感觉。马西森谈起他读过拉斯普京一篇关于贝加尔湖的文体优美的文章,描述一个埃文克人“长久地伫立在贝加尔湖湖畔,他迫于生活砍伐了一棵白桦树而异常懊悔,并请求白桦树的宽恕。”这是过去,现在人们就没有这种感情了。这种风俗和美国的印第安人有相似之处:他们砍一棵树,或是猎一头野牛,都要举行虔诚的祭奠,以表达为自己的享用而感激大自然的心情。马西森问:“你是否觉得这种原始的西伯利亚古老民族的传统应当受到保护?”

  拉斯普京点点头,说:“要是我们过去多注意一点他们的传统,今天的贝加尔湖就不会遇到这么多的麻烦。”说到这里,他深深吸了口气,接着说:“所以,我们要注意优先保护当地的传统,包括思想传统、文化传统、民族传统,因为没有这些传统,人类将无法保护其生存环境。”

  回想我走访过国内许多自然保护区的情况,也证实了拉斯普京这些话的深刻含义。光从保护野生动物的角度说,西双版纳的傣族爱护野象,铁布的藏族爱护梅花鹿,巴音布鲁克的蒙古族爱护天鹅,海南岛的黎族爱护长臂猿……是这些好的传统帮助这些珍稀动物延续下来;如果这些传统一旦遭到破坏,那么这些动物及其生态环境也必然遭到破坏甚至毁灭。

  在社会生活逐渐民主化和公开化的过程中,关于贝加尔湖的辩论开始引起苏联政府的重视,从60年代开始就制定了一系列保护自然的决定和法律,并把有关的条文写进到苏联宪法中。但是有些保护贝加尔湖的决议仍然是模棱两可的,治标不治本的,有些主管部门可以随意解释或是延误执行有关的决定,或者对存在的问题采取文过饰非的态度。拉斯普京说:“当大家反复看到这种口头上热爱自然,而行动上破坏自然的口是心非的现象时,便会滋生一种厌恶的麻木的无动于衷的心态。国家是否真的具备长期的生态政策,当前主要体现在贝加尔湖问题上。如果这个问题能够得到彻底的解决,承认自己在二十多年前所犯的错误,那么我们不需要另行培养,一下子就可以大大扩充一支热爱自然、积极肯干的保护队伍。”

  拉斯普京也没有想到,一项官僚主义的换汤不换药的措施终于激怒了群众。伊尔库次克地区党和政府1987年4月1日通过一项决议,为了保护贝加尔湖,计划投资一亿四千万卢布,立即修建一条长达76公里的管道,把污水排到伊尔库特河。为了修建这条管道,还需要穿过一片原始林,砍掉12—15公里的树。伊尔库特河畔有一个很美丽的村庄,首先是这个村庄的居民激烈反对把污染转移到这个地区来,接着是科学家、作家、记者在报刊上发表文章,反对这个不明智的决议。他们把这个排水管方案称作是林业造纸工业部门“特洛伊木马”,是转嫁污染、也是不真正解决贝加尔湖问题的一个埋伏。大学生们更是走上广场、街头、车站,到处发表演说,组织签名,掀起了一个保护贝加尔湖的运动。开始公安部门认为他们是极端分子,恣意闹事,横加干涉,还抓了几个人。这下更激起了人们的不满,事态更扩大了。签名者越来越多,达七万多人。连铺设管道的工人,也被说服自动罢工了。开始地区领导还想坚持原来的决议,邀集一些专家学者来论证这项措施,希望能为铺设管道找到一些科学论据。没想到专家学者们一致反对。他们认为铺设管道,不仅毁掉了伊尔库特河,而且注入安加拉河以后,会使西伯利亚这条著名的已被污染的河流问题更为严重。同时,铺设管道丝毫不能解决造纸厂的空中污染问题,废气照样在毁坏周围的森林及其生态系统。再说,国家拿出巨额资金来修建这项环境效益不大,而又增加了新的破坏的工程,为什么不用这笔钱来加快造纸厂的转产改造呢?

  各方面的压力终于迫使政府重新作出决定,取消铺设管道的计划,把建设管道的资金用于污水治理,并把污染严重的造纸厂逐步转产为家具厂;同时对保护环境作出了新的规划。为了减少空气的污染,逐步用电力和煤气代替冒烟排尘的锅炉。酝酿已久、呼声很高的北水南调的巨大计划,也因为科学家的反对而取消了。被访问者意味深长地对我们说:“自从建立苏维埃政权以来,由于群众反对而取消领导的一个决议,这恐怕还是第一次。”


 

  评论这张
 
阅读(19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